1158 1508
1
回复:2 查看:509
2013-02-15 21:33 2| 509 电梯直达楼主

官方微币充值时,不存在折扣、论坛交易、打款某帐号。不存在QQ交易!请您警惕,以防被骗。举报

我叫苏三。


刚开始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可是后来妈经常喊我三儿,我就知道我叫苏三了。再后来,妈又告诉我,因为我大哥叫苏大,二哥叫苏二,所以我就叫苏三了。在我大哥死的那天我又有了个叫苏四的弟弟,我还想要个妹妹,可是爸妈办不到,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办不到。


我经常面壁思过。


我是个好人吗?


应该不是。我没像雷锋那样做了一辈子专门利人毫不利己的事;也没有像焦裕禄那样为了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没有像任长霞那样铁骨柔情侠肝义胆。只记得在小的时候曾捡到过三十三块钱,我把三块钱交给了老师,老师当时非常激动因为他终于有了一个拾金不昧的好学生,他说他会终生引以为豪的。我听了也非常感动,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善事,于是就买了一只大烧鸡饱饱的吃了一顿,算是对自己的犒劳。从此以后,我就一直低着头走路寻找地上的钱直到现在仍是如此。


我是个坏人吗?


应该也不是。我没有像袁世凯那样卖友求荣丧权辱国;也没有像林彪那样阴谋诡计野心勃勃;更没有像毛泽东那样发动文化大***。只有五岁那年在街上见到两条性别相异的狗在一起亲吻便停下来欣赏,他们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一起走开,我跟踪他们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公狗想要非礼那条母狗,我怒发冲冠,拾起一块砖头一把将公狗拍死,因为我发现母狗是邻居小荷家的狗儿,我和小荷很要好,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它失去贞洁。那条母狗见公狗死了,向我感激的看了一眼跑开了。之后我每次见到狗儿们这样就打,村里的狗因不产崽就慢慢的少了。狗儿们只要见到我就避开,我自觉的很伟大,私下里称呼自己为“狗不理”。但因为狗少了,村里未婚先孕的女人却多了起来,这难道怨我吗?


我到底还是想不明白我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有一点我很清楚,我无论如何还是一个人,不想有些牲口不做事专整事,不做人专整人。也许是我活得时间短,就像有个姓韩的人所说:“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需待七年期”吧;更也许这世上人本就没有所谓的好坏之分。至少在我们村是没有的。


我们的村子在黄河下游南岸一个叫雍丘的县里面,因为村里有六个大坑,所以我们村的名字叫苏坑,我家就在其中的一个大坑的旁边。我们村很大,可是村里的人却很少,大部分都是空房子,只有在春节的时候才会热闹一些。我问妈村里的人为什么这么少,妈告诉我说,以前村里的人大都掉进坑里面淹死了,听了妈的话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去坑里玩水了,妈夸我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我不去那里到并不是怕被淹死,而是因为曾经有人在里面撒过尿,我要是再去那里的话很可能会吃到尿,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耻辱,如果那样我宁愿死。所以我除了撒尿的时候是不去那里的。


而我一生的记忆就是从在那里撒尿开始的。


在我家边旁的那个坑不是村里最大的,但里面的水却是最清澈的,且是村里唯一一个常年有水的坑,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生都挚爱着我的家乡的原因。在一个月白风清天高气爽的夏天的夜里,万籁俱寂都在享受着美妙的夜空,虽然天气很热,但躺在露天的院子里看那九霄云里的稀星明月却能令人轻易的酣然入睡。不知夜里什么时候突然醒来,身边不见了二哥,起身出门去撒尿,到了坑沿没想到有一个人躺在那里,不知是死了还是睡着了,心里第一次害怕了起来,心里嘟哝着:“别是僵尸啊,老天保佑,老天保佑……”走近了一看原来是半夜偷偷到坑边睡觉的二哥,我现在忘了是以前早就有了那样的想法,还是当时的突发奇想,总之我毫不犹豫的在他头上撒起了尿。世上有些事情是很难预料不应该怪我的,谁让他早不张晚不张偏偏在那个时候张开了他引以为豪的大嘴呢?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有好奇心的人都想知道如果把尿撒到他最里面会有什么让人终生难以忘怀的事情发生。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是村里最有好奇心的人,所以我就那样做了。可是世上真的有些事,实在是让人难以预料难以相信的,我到死我都没有弄明白我二哥为什么睡觉睡得那么的死。第二天早上二哥问妈夜里是不是下雨了,要不然铺在地上的凉席怎么会湿了呢,我抢着说下了,是局部小雨,妈说是夏天露水大,以后别再外边睡了。从此我想,在哪样的情况下还能酣睡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所以我一生对二哥都尊敬万分。


我和小荷很要好并不是我凭空捏造而是有真凭实据的,因为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上天注定我们俩竟然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她家和我家又正好是对门,也算是门当户对了,所以我一直以来都坚信着我们会梁山伯祝英台两位同学那样生前不弃不离死后化为蝴蝶在花丛中一起翩翩飞舞。小荷的爸爸在城里的运输公司开汽车,经常带回来很多包装精美比屎还难吃的零食,每当她实在吃不下去,又不愿既显得浪费又会很伤父亲脸面和心理而扔掉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


“三哥哥,这是我爸爸给我买的xx,我没舍得吃完,给你留了些,你吃吧!”


“荷妹妹,你对我真好!”


虽然我知道很难吃但就像小荷不愿伤自己父亲的脸面和心理一样,我也不想伤小荷的脸面和心理,强迫自己尽最大的努力能吃多少吃多少,一边吃一边说真好吃!这往往会招来别人的羡慕和妒忌,表现最明显的就是小荷的哥哥苏小枫,每当他看见小荷给我吃东西他就会狠狠揍我,说我勾引他妹妹。我没有他年纪大也没有他魁梧更没有他力量强,只好任由他的拳脚一下一下的打在我的屁股上。我就是要和小荷好,小荷生下来就是要给我做媳妇儿的,让大舅子打几下又算什么,何况还有倾国倾城重情重义的小荷帮我打呢。苏小枫打过之后小荷就含情脉脉风情万种的看着我,又大又圆的眼睛里充满了缠缠绵绵让我终身难忘的怜惜。


“疼吗?”


“不疼!”


“不疼?都肿了,还说不疼?”小荷的手像风一样轻轻的抚摸着我被打的地方,然后又慢慢的吹了吹。


小荷说回家要告诉她妈妈让她爸爸打她哥哥,我说不用以后多给我吃些东西就行了气死他。小荷听了笑得很开心像花一样说你很喜欢吃那些东西吗?我挺了挺胸膛如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宣布***成立了那样庄严的说,当然了只要是你给的不管什么我都喜欢。小荷感动要哭说三哥哥你真好,我傻傻地笑说荷妹妹也真好,把刚才所有的疼都忘到了三十三天之外。


苏小枫虽然是个大笨蛋但也慢慢发现他打我打的次数越多打的越狠,小荷对我就越好,就改变了策略,每次和我打架都装作打我不过可怜巴巴很委屈的样子,可是小荷好像并不是正义的化身专门保护弱者的。


“三哥哥,你真棒,他比你高那么多还打不过你,真没出息!”


“这全靠你给我吃的那些东西!”


苏小枫没办法最后只得来找我谈判说三儿啊咱们谈谈吧?我问他谈什么,他说我妹妹到底怎么回事啊,对你为啥这么好,什么事都不向着她亲哥哥?我不想搭理他,说,谁让你老欺负她而且还欺负我。他笑着说以后我不欺负她也不欺负你了,你把她给你的东西分一半给我行不行?那些比屎还难吃的东西巴不得给他,嘴里却说那怎么行?以后谁再欺负你我帮你揍他!我显出鄙夷的神色说咱苏坑除了我二哥和你,还有哪个家伙敢惹我,我需要你保护?苏小枫不知所措挠挠头狠狠心说,我让你当老大这总行了吧?我很出乎意料没想到他竟会为了那些东西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我第一次对他产生了一份敬意说,枫哥说什么话呢咱们是好兄弟有福同享我怎敢夺你老大的位子?苏小枫见我说的诚恳像老虎逮着了兔子紧紧抓住我的手说好兄弟!从此我们就成了比铁还硬的兄弟,他也不再说我勾引他妹妹了。
20419 21066
1
2013-02-16 10:55 沙发
20419 21066
1
2013-02-16 10:55 板凳